獨家報導雜誌:民國八十年建立口碑 老字號美味歷久不衰


戲法人人會變,巧妙各自不同,樹林吉發行的盧氏昆仲,經研點心食品,獨創「老公餅」、「老婆餅」,
雖然上市不久,卻廣受歡迎,儼然成了老饕的「新寵」,遠近馳名,您想嘗嘗看嗎?

記者/茹義.設計/湯愛鳳

農曆7月份一過,八月十五中秋的時候,目前的月餅除了傳統的樣式與口味之外,街頭巷尾也出現不同形式的產品,例如桃園縣大溪鎮的「月光餅」。另外,台北縣樹林鎮吉發餅行盧芳璋發展出來的「老公餅」和「老婆餅」更稱的上一絕。

盧氏昆仲獨門絕活

「所謂「老婆餅」是從香港傳進來的點心食品,經過自己改良後,成為適合國人口味的點心,而「老公餅」則是與堂弟盧明寬共同研究發展出來的。」正在檢視電烤箱溫度的盧芳璋表示,一直生長在南部農村的他,實在想不到本身會在糕餅點心業發展,並自己出來創業。

今年以界不惑之年的盧芳璋,是嘉義縣竹崎鄉和平村人,家裡以種植稻作,蔬菜和果園等農作物維生,他在讀國小時,常利用課餘時間到農地幫忙,同氏家族成員之一的堂弟盧明寬,也常下田「勞動」。

由於當時的農村生活比較貧苦,為了家計著想,在十四歲那年就拎起包袱,隻身北上到台北「闖天下」。初到台北,他首先從事刀、叉、湯匙等餐具的製作,在工作期間,他常常看見同事被製作餐具的模子壓傷手指,工作頗具危險性,為了自身安全,這分工作他只做了幾個月,就另謀他職。

辭掉工作的他,不久後就找到西點麵包學徒的工作,經過了三年的學習技術逐漸成熟並且對這行產生相當濃厚的興趣。為了能就近照顧在嘉義的家人,免除往返省親和思鄉之苦,在十七歲那年他決定,「返鄉服務」,在嘉義的「新台灣西點麵包」服務,當製麵包師傅。

堂兄在西點麵包業學有成,激起了堂弟盧明寬的學習意願,也想朝此行發展。於是在他十六歲國中畢業那年,來到當時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的「亞都麵包」學習手藝,這一待就是五年,而他在服完兵役之後,和堂哥一起在「唯王食品」服務。

「公」「婆」餅叫好叫座

回鄉服務三年左右的盧芳璋,因兵役之故暫別本行,在服完兵役之後,他再度回到台北,曾先後在三重「羅撒西點麵包」和「亞都咖啡」服務過,後來和堂弟進入「唯王食品」,
這一待就是十幾年。

在「唯王食品」這段工作期間內,盧芳璋接觸到不少同業,交換心得。除了談一些麵包、蛋糕、餅乾、等食品技術的改良外,讓他最有興趣的,莫過於從香港傳進來的「老婆餅」了。

第一次吃到「老婆餅」,從專業的角度,他斷定甜度太高,這樣的點心,吃多了會產生厭膩的感覺,於是在去年夏天以後,她利用工作之餘,潛心研究「老婆餅」的材料,發展出適合國人甜度較淡的口味。

經過幾個月的改良,終於開發出獨家的做法,但是一般大眾的反應如何,卻不得而知。最後,他想出了一個方法 ─ 他的「老婆餅」。

他的妻子在去年十一月份,於樹林鎮保安街二段光華營區附近開了一家早餐店,專門賣漢堡、三明治等速食,既然有現成的店面,就將自製的「老婆餅」、蛋糕、布丁等食品,陳列在妻子的店面「寄賣」。

想不到不出一個月,就有驚人的成績出現。上門的顧客都指定要「老婆餅」,反倒是妻子的早餐店,生意越來越差,這種「鳩佔鵲巢」得情形,最後只好使他們夫妻改變經營策略
,收起早餐店,專門從事「老婆餅」的製作,而他也在去年年底,辭去「唯王食品」忠孝店領班的工作,專心經營自己開創的事業。

口感十足一度贊

吃過「老婆餅」的顧客,在享受過軟Q的口感後,不免好奇的問道:「老婆餅到底是從哪裡發展出來的?」據他和幾位跟隨政府來台的老兵接觸,有的說是北平的點心,也有的說起源於廣東,其來源可以說是眾說紛紜,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,「老婆餅」是從大陸傳入香港,再由香港引入台灣的。

顧客詢問他「老婆餅」的由來,讓他忙於解釋,但真正令他頭痛的還是應接不暇的訂單,使他趕製不及。

由於「老婆餅」的製作,從餡到麵粉撖製成的皮,都是手工製作,費時費力,為了分散客源,提高製作的產量,原本利用工作餘暇來他店裡幫忙的盧明寬,在今年四月也辭去「唯王食品」中山店領班的職務,準備另覓新址,開設分號。

後來盧明寬在三重龍門市場附近的仁壽街找到店址,並於一個多月前正式開幕,以「中環食品」為店名,負責三重、新莊、蘆洲的客源。同時,盧芳璋也在板橋中正路覓得新店面
,做為「吉發」的分號,分擔板橋地區民眾需求。

雖然開設了兩家分號,分散客源,自己樹林的店面又有兩名師傅幫忙製作,但是「老婆餅」內線完全是用進口植物油和糖混和調製,手工撖製大概要二十道手續,真可謂「婆婆媽媽」,因此產量還是有限,為了滿足客戶需求,他本身也投身做餅的行列,而且每天工作十六小時左右,幾乎全年無休。在長期勞動,每天工作幾十小時的情況下,每壓製一塊餅
,手掌都要使出很大的力道,使他的右手拇指和食指經常抽筋,雖然手以負傷,現在他還是和妻子負責送貨的工作,最遠的客戶還是在台北市北投區呢!

老公餅還能壯陽?

「老婆餅是徵譯的點心,在發展成功後,為了不使「老婆」有孤獨感,我和堂弟盧明寬特地把老餅的料加入大蒜的原料,變成帶有鹹味的「老公餅」,從此夫唱婦隨,儷影成雙。

「老公餅」是發展成功了,但是他因為「老婆餅」的訂單不斷,根本無暇製作「老公餅」,後來由堂弟的店面來製作。

「老公餅」和「老婆餅」皆以手工製造,產量不多,目前尚未普遍化,但由於名稱特殊,並且是素食,因此得到很多素食人口的青睞,而它的名稱與眾不同,加上近年來喜餅種類的多元化,「老婆餅」成為年輕人訂婚禮盒的另一種選擇,至於「老公餅」,有人相信「公」餅的原料有壯陽作用,然而效果如何,正像「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」,端看個人的感覺了!